鲜血,”贝弗莉想,“天哪!他全身都是血。”

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了。”威廉抚摩着儿子的头发。“最后就是当你采取行动的

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了。”威廉抚摩着儿子的头发。“最后就是当你采取行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。你必须问问自己和亨利。鲍尔斯发生冲突值不值得。值得吗?”
“我知道你有个弟弟,你很爱他,他死了。”奥德拉接着说道。
“我知道你在一个叫德里的小镇长大。在你弟弟死了两年后搬到班戈去住了,那时你才14岁。17岁那年,你的父亲死于肺癌。你读大学的时候就写了一本畅销书。你靠奖学金和在一家纺织厂打工读完大学。收入的增加,美好的前途,这些对你来说肯定陌生。”
“我知道一年后,你写了《黑色激流》,来到好莱坞。就在电影开拍前一星期,你遇到了一个名叫奥德拉。菲利浦斯的糊涂女人。她了解你的处境,你需要减压。因为5年前她还是奥德丽。费尔伯特,一个老气横秋、普普通通的女人。那个女人快沉沦了。”
“我知道一样东西。”比尔觉得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成熟。“我知道因为我爸爸告诉过我。我知道怎么才能使我们重新成为一个整体。如果我们不能团结在一起,那我们永远也走不出去。”
“我抓住了!理奇!我抓住了!”
“唔,部分原因就是德里。”父亲皱着眉头,点燃了他的香烟。
“洗手间!”贝弗莉歇斯底里地叫着。“洗手间,爸爸,洗手间里——”
“洗手间里都是鲜血,爸爸!”贝弗莉几乎要叫出声来。“难道你看不见?到处都是!甚至连电灯上面都有!”
“洗完了。”斯坦利说。
“喜欢吗?”亨利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飘来。
“下、下面压着什、什、什么东西。”就在班恩摇灭火柴的时候,比尔说。
“下来,爱德——华……”多塞的手上力气非常大,正把爱德华拖向运河的边缘。爱德华发出一声低低的悲嚎,一下手抓住了水泥护栏,拼命挣脱了那只手,然后连滚带爬地往前跑,心里想着:“它决不是多塞卢爱德华终于叫出声来。尖利的叫声刺破了夜空。他一边跑,一边回头看多塞在哪儿,结果一头撞到了一棵榆树上。
“下水道。”斯坦利说。
“吓着你了吗,伙计?”它的声音如雷声轰隆隆地滚过。
“吓着你了吗?”汉斯科问道。他的双眼紧紧盯住李瑞奇的眼睛。
“先吃。”麦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“然后再说。”
“先给自己泡杯茶。然后告诉我你对我的看法。或者你自认为了解多少。”
“先生稍等。”
“鲜血,”贝弗莉想,“天哪!他全身都是血。”
“现、现、现在我告、告诉你们。”比尔看了看他们说,“如、如、如果你们不愿、愿意去,我不强、强迫。那由你们自己决、决、决定。”
“现、现、现在一切都过去了。”他说。
“现、现在,用、用、用力!”比尔大喊。众人一齐使劲。
“现在不行,”比尔笑了笑,“别、别人会看见的。看、看、看看我还带、带来了什么?”
“现在不是了。”
“现在不用,”班恩说,“真是一顿美餐。太……太独特了。”
“现在干什么?”班恩问。他下眼圈乌黑,脖子上钻了一圈脏乎乎的泥土。
“现在干什么?”麦克问道。
“现在合上了。”理奇有些紧张。他挨着比尔在床边坐下,看着那本相册。“好多书都会自己合上的。”
“现在可以玩一小时的大富翁游戏,”班恩说,“等银子完全凝固了,再用凿子沿着分割线把模具切开。”
“现在你变黑了!”亨利兴奋地尖叫着,又把泥巴抹在麦克的头发上。“现在你真的真的变黑了!”他撕开麦克的夹克,把一大块泥巴塞进他的胸口。“现在你就像矿坑里的黑夜那么黑!”他一面叫着,又把泥巴塞进麦克的两个耳朵里。然后他站起身来,叉着腰吼着:“我杀了你的狗,黑孩子介但是麦克根本听不见,他的耳朵已经被堵上了。
“现在你就别再耍花招了。你一看到他和他的同性恋朋友走出泛肯酒吧就想把他扔进河里,对不对?”
“现在你说清楚,快点。”
“现在是相持。”班思说,“他们不下来,我们也上不去。”
“现在说:“没有你的允许,我再也不抽烟了。“‘”没有……“她的声音突然停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