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后别跟这儿胡撒野!”刘晓飞一下子踢在

“干爹?”张雷转头看刘晓飞的背影。 “干吗?”何小雨声音发飘。 “干吗

“干爹?”张雷转头看刘晓飞的背影。
“干吗?”何小雨声音发飘。
“干吗啊?”陈勇眼睛一亮,“野外生存现在就开始练?”

“各单位领导接人,回去交代工作。”雷克明挥挥手,“今天周末,都和自己的连队见见面,周一按照计划正常训练。”
“各个部队的政委都是干什么吃的?!”老爷子厉声问,“教导员指导员都是干什么吃的?!为什么不能现在下车,我没有告诉过你们吗?!现在我命令,所有部队军政主官把队伍给我带起来,在车厢里面集合!”
“各位老哥,别瞒着我了!”小中尉笑,“这些天我们团家属院的鸡不少都失踪了,根据我判断肯定是在各位老哥肚子里面了!各位要想吃鸡就跟我说,我让炊事班准备。这不我们政委老婆今天早上找到我了不依不饶——她家住四楼,鸡养在阳台上,能上去的除了各位没别人了。小弟也是在团里混的,各位也别让我作难不是?”
“给哥哥磕个头吧。”刘晓飞说。
“给你个任务!”何志军一本正经,“今年让我做上外公!”
“给你两个选择。”老爷子笑笑,“第一,在军区机关给我当参谋;第二,在军区情报部继续当参谋。两个选择级别都是原地踏步,正团,你的军衔都是上校。你选择哪个?”
“给你添乱。”刘芳芳低下头。
“给你一个任务!”刘勇军看着他,“能不能完成?!”
“给你这个。”何小雨拿出那个纸鹤给他。
“给谁写?”
“给他?”何小雨很惊讶,“你没搞错吧?”
“给我背诵一段,我听听你英语进步如何?”徐睫背着手问。
“给我打一栋!”何志军厉声说。
“给我带下去!”刘副司令员高喊。
“给我记住啊!以后别跟这儿胡撒野!”刘晓飞一下子踢在一个家伙的屁股上,“滚蛋!”
“给我留下地址吧,我要给你写信!”
“给我们三姊妹照一张!”何小雨拉过来方子君和刘芳芳站好了,三个姑娘一合计,同时高喊:“永远青春!”
“给我要军区一号台。”何志军的声音很平淡。
“给我一把枪!”老赵压低声音,从牙缝挤出来。
“给我一把枪,我来对付他们!”老赵低声说,“里应外合,夺取最后胜利!”
“给我站到车外边去!”陈勇狂按喇叭高喊,“让他们让路!”
“给我走开!”何志军一把推开他,“你的岗位在指挥部!”
“根据航空侦察,蓝军机动装甲兵团在三线建立了防御阵地,而且已经在组织战斗部队准备反扑。蓝军司令不在总司令部,他建立了两个司令部,他的司令部在三线装甲兵团中心位置!”何志军的声音从电台传出来。
“根据军区关于特种侦察大队扩编为特种大队的紧急命令要求,我们大队要将一批优秀战士提升为军官。”耿辉看着他们,“这是非常情况下的非常决定!我们需要大量的基层干部,今年陆军学院和陆军参谋学院的大批毕业生会进入我们大队,但是不够!远远不够!我们需要熟悉大队现阶段训练的基层指挥员,所以我们要从战士当中选拔!”
“根据抗洪总指挥部和国家防总的通报,今年夏天入汛以后,由于气候异常,全国大部分地区降雨明显偏多,部分地区出现持续性的强降雨,雨量成倍增加,致使一些地方遭受严重的洪涝灾害。长江发生继1954年以来又一次全流域性大洪水,已经先后出现五次特大洪峰,宜昌以下360公里江段和洞庭湖、鄱阳湖的水位,长时间超过历史最高记录,沙市江段曾出现45.22米的高水位。”何志军的讲解明晰而又果断。
“跟军车!”
“跟你说不清楚。”陈勇把烟扔在地上踩灭了,“大战前夕,安静就预示着危险。对方在酝酿新的进攻,走吧,巡逻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