吧。”耿辉挥手,“武器入库,清点弹药。”

“妇产科?”刘晓飞头大了。 “妇女”疯狂点头,哭天抹地。 “妇女”高叫

“妇产科?”刘晓飞头大了。
“妇女”疯狂点头,哭天抹地。
“妇女”高叫着,突然叫不出来了,疼麻酥一起来了,浑身跟蚂蚁爬一样。
“附近村里面老百姓结婚吧。”班长就看去。
“附近还有几个别的部队,我去找他们借点粮食。”
“副大队长……”林锐的头敲击着水泥地面哽咽着感激地说。
“副司令,我不想在机关再待了。”何志军苦着脸,“这个机关待得我身上都发霉了,好不容易上了前线带兵,您就别让我再回去坐办公室了。”
“副司令……老军长,我小军子今天豁出去要越级汇报一次了!”何志军摘下作训帽直接就摔在桌子上眼含热泪,“我们大队要断粮了!战士们马上要饿肚子了!”
“副司令员同志,请你允许我登机。”刘芳芳大声说。
“副司令员同志,我走了。”刘芳芳敬礼。
“副营长同志!特战一营全体官兵集合完毕,请指示!值班员一排排长林锐!”
“腹部中弹,穿透胃部!”大夫喊,“立即手术!”
“该怎么走怎么走。”何志军说,“走吧,首长们不是说了吗?我们在你们这儿都是新兵,来受训的。”
“该正式的时候就得正式。走!”
“改二十个。”
“赶紧啊!”方子君一拍她,“我的便装在办公室的衣柜里面,你随便穿吧——别让主任看见啊!”
“赶紧回去吧。”耿辉挥手,“武器入库,清点弹药。”
“赶紧来!来晚了就没你的好事了!”
“赶紧去吧。”刘参谋长说,“芳芳你别拦着了,这是总参刚刚下来的命令。”
“赶紧送你对象回去,路上别和人打架。”王哥把他推出租车上,对司机说:“军区总院,路上稳点。”
“赶紧玩,去了农场种地就玩不了了!”董强说。
“赶紧坐下,田小牛!田小牛!”林锐喊着,出去找,“田小牛?你死哪儿去了?!”
“赶紧坐下赶紧坐下!”萧琴看宋秘书关上门,招呼刘芳芳坐在腿边仔细看,抹眼泪。
“敢!”张雷说,“打不过无非是一死而已!”
“敢做不敢当?”
“感觉如何?”耿辉问。
“感情用事,往往才会真正伤害了感情啊。”何志军背着手看着训练场上的战士们感叹。
“感谢你们啊!感谢你培养了一个好儿子啊!”警察握住林锐爸爸的手,随即又握住陈勇的手:“也感谢你们培养了一个好战士啊!”
“感谢嫂子!”战士们齐声吼。
“干!”耿辉高喊。
“干杯!”
“干脆这样,你给我踹河里去,然后救我。”林锐说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