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他的身体令她异常惊骇地木然

,她明白了。她的声调提高了,好似觉得自己被推进了一个恶梦,如果她现在去

,她明白了。她的声调提高了,好似觉得自己被推进了一个恶梦,如果她现在去看镜子,看到的会是个丑陋的、洋相百出的老巫婆。“出去,斯蒂夫,我不想再告诉你一遍了。”
“你干嘛不上楼去,躺一会儿呢?”梅森说道,“你看上去已经精疲力竭了。”
“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去。”
“你离开后还会继续考虑这事吗?”她问,“还会考虑我们俩以后怎么办吗?我们俩?”
“你们的圣·伯奈特狗?”
“你们好!”男孩说,“您是特伦顿先生吗?”
“你们能等一小会儿吗?”他问道。
“你脑子中都是这些事……你还是来赴这次旅行了?”
“你呢,沙绿蒂?”
“你能把你们所有的东西都塞进‘美洲豹’吗?”
“你去丙顿干什么?”
“你去吗?”
“你什么都可以吃。”她说,紧紧地搂着他。但他的身体令她异常惊骇地木然。我不该对他大喊,她烦乱地想。没对他大喊过就好了。
“你什么时候和他断的?”’
“你什么时候去接罗格。”她问。
“你什么意思,病了?”
“你什么意思,我怎么啦?”
“你十岁?”
“你是不是说你找了个情人,只是因为你感觉老百?”他看着是她,一脸惊异。她喜欢他这样,因为她想他的话里有了一些东西。斯蒂夫·坎普发现她很有吸引力,当然那是奉承,那确实是让挑逗变得非常有趣的首要因素,但它决不是惟一的原因。
“你是对的。你爸爸没有让阿尔瓦夫喂库乔。”她看见布莱特脸上露出失望和担心的表情,接着说,“但今天上午他就会去看看库乔,他把他的鸡仔伺候好了马上就去。这次我留下了电话号码。他说他不论怎样都会回个电话的。”
“你是我的表兄布莱特?”小男孩说。
“你是在轻描淡写了。”他深叹了一口气,“所以我只是想,当他们正在找……”
“你说话小心点,沙绿蒂。”他说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,放着蓝光,“当心你的嘴,否则它马上就会肿起来。”他又开始吃牛腰。沙绿蒂在她没有表情的面孔后面松了口气,她第一次把椅子砸到了老虎脸上,但它没有咬她,至少现在还没有。“我们什么时候拿这笔钱?”
“你说了什么吗,妈?”
“你听见那声音了吗,嗯?”
“你玩彩票多长时间了?”
“你忘记了在本镇上给她约一个汽车修理工,所以她就把车开到南巴黎去了?”
“你为什么从来不叫他的名字?”
“你下要对他这样说话。”多娜马上说,泰德摇摇头表示不会说。“不管怎么样,如果那儿没有人,我可以和你在桌上或在他门前的台阶上吃一顿小吃,等等他。”
“你现在去把这可恶的门关上,沙绿蒂。”他说着,狠狠地看着她,一阵涨红爬上了他的面颊,“照我说的做,现在!”
“你现在上去,准备睡觉。”她平静地说,“你对你吉姆叔叔的看法只是你自己的想法。但是……给他一个机会,布莱特,不要只靠它判断他。”他们已经进入家里的房间了,她敲了一下点唱机。
“你想不想——”她清了清嗓子,“你想不想到康涅狄克州的斯图拉特福特去看霍莉阿姨,吉姆叔叔和你的表弟?”
“你想给它起个什么名字?布莱特?”
“你想库乔没事吧,妈?”
“你想什么时候去?”
“你心里有其他事。”她的语调里略微有一点讥讽,“没关系,我今天不送泰德去夏令营,他有点抽鼻子。如果你觉得合适,夏天余下的时间我可以让他一直待在家里,他出去的时候我总遇到麻烦。”
“你要给法国人比奥利厄送一封特别函件?喂,我说,他连自己墓碑上的名字都不认识!”
“你要是聪明点,应该知道这是在糟蹋孩子。”乔说,“我猜下一次你开日前会想一想、”他满嘴东西向她笑了笑,又去拿面包。
“你一切都好吗?”她问。
“你已经凑到我脸上了。”她把他推开,拿着牛奶向冰箱走去。这次他没有准备,向后晃了一步,差点失去平衡。他的前额突然被几道线分开,颧骨上出现一片深红。
“你有没有额外把一把钥匙藏在什么地方?”
“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是谁,特伦顿先生?”
“你有什么问题吗?”
“你在看什么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