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过之后,也就搪塞我几句便离开了。到底是

敖子书手里。他低头一瞧,见是烧残的半幅苏绣,结结巴巴地说:“你是说这…

敖子书手里。他低头一瞧,见是烧残的半幅苏绣,结结巴巴地说:“你是说这……”赶忙蹲下身,将谢天扶起来,把那东西塞到他手里。
谢天满不在乎地说:“嘿!这里挺好,清静,少怄气,爹经常来给我送吃的,还有酒呢,亏不了!你在家怎么样,还好吧?”
谢天满头的雾水,忙道:“大婶,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沈芸见他的脸色不似作伪,越发相信自己的直觉了,只怕是有人向谢天身上栽赃了。又听老太爷骂道:“孽种!孽种!还不给我跪下……”大声地咳嗽着。谢天不情愿地跪下来。
谢天慢慢闭上眼睛,听着茹月的歌子,想她的一颦一笑,一言一动。歌声断断续续的,穿过了竹海,像是也染上绿色,让他的心曲悠扬。他在跟她对唱:小哥哥对妹情儿真,一天三遍挂在心,竹子拔节细又高,妹妹哟,莫忘了哥哥对你的亲……
谢天慢慢转过身,看着沈芸,轻声说:“我烧了。”
谢天忙道:“三婶,那您赶快走吧!”
谢天没精打采地躺在一根树枝上,嘴里衔了枚叶子也不去吹,只是在心里想事:这都好几天了,茹月不上山来,爹露面也少,难不成家里出了什么事?那天三婶来去匆匆,本来说有要事跟我商量,可跟师傅谈过之后,也就搪塞我几句便离开了。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谢天眉头紧皱着,显得左右难为,“三婶,你……你让我想想……想想……”
谢天猛地打断她的话,“大娘,你知道我最恨什么?今天茹月变成这等模样,难道跟你跟大哥一点关系没有吗?”
谢天猛地探进头来,涨红脸子说:“三婶,你自己不敢出头,何必又来拦我?你瞧瞧他们都把你逼到什么份上了!”
谢天猛地一把挣脱,叫道:“茹月,你中邪了?”
谢天勉强笑了笑,“月儿,你今天这是怎么了,像个泪人儿做的?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谢天默默地从爹手里接过苏绣,展开看着,敖少秋问:“天儿,你跟茹月的事可要想好了,爹不想再看着你犯糊涂!”
谢天默默点头,“爹,我明白了。”
谢天默默点头,子书看起来有些慌乱,“她……没跟你说什么吧?”
谢天默默扫视着下方,悲哀地问敖少广道:“难道这就是当年射杀我三叔的箭阵吗?”他怅叹一声,“罢罢罢,今晚谢天便替三叔讨个公道,你们不放我,老天也容不得我,谁都能对不起谢天!谢天也就对不起诸位了!”大吼一声,身影飘下。
谢天默默听着,眼圈红了,却是动也不动,大奶奶有些尴尬,说:“你还怪大娘吗?”
谢天默然地点点头,其实,他内心已经打定主意,今晚非要去敖府走一趟,看那老东西活得怎样,也要暗中瞧茹月一眼。毕竟,他在那里还有所牵挂。
谢天喃喃地道:“三婶,我没违背誓言,我没偷书……”
谢天挠挠头皮,笑得有些别扭,“你回去后要是见到了茹月,就替我传个话儿,说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