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长叹一声,飞身钻出了

们不要我留在敖家,我可以走,但把茹月还我!” 谢天低着头想了想,大声道

们不要我留在敖家,我可以走,但把茹月还我!”
谢天低着头想了想,大声道:“天无私覆,地无私载,日月无私照。斯风既永,维吾之祯,非上上智,无了了心。”
谢天点点头,伸手擦了把眼泪。敖少秋犹豫了一下,“有件事我本不想说,可想了想,还是要告诉你。是爷爷让我送你到这来的,好歹也算个落脚处。”
谢天点点头:“当然记得,我们将他灌醉,雇人抄写。”
谢天点头,脸色涨得通红。沈芸道:“练《落花诀》,若心不静就会走火入魔,日后千万当心。”扶他在椅子上坐好,喝道,“调理血脉,归气中元,快!”
谢天盯着子书,反问:“你信不过我?”
谢天顿时号啕大哭起来,“可当时……我没办法不答应啊婶!”
谢天发疯一般地在山林穿行,一振,飞上屋顶。瓦片落了雨,甚是滑溜,他自恃轻功了得,也不担心,蜻蜓点水般向前奔去。西风堂里的人多已安歇,整个大院乌黑,藏书楼耸在眼前,谢天却不马上接近,而是趴在邻房的顶上小心查探。
谢天看到他那副懦弱样子,想起茹月遭受的折磨,心头火起,追问道:“你怕她说什么?”
谢天看着茹月,长叹一声,飞身钻出了窗户,没入黑暗中。
谢天看着他的满脸沉醉,叹了口气,说:“恭喜你了。”
谢天看着她凄凉的神色,心一软,低声道:“三婶,师傅说过的,你本不该是落花宫的人,这些年你在敖家作奶奶做得很好,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快意恩仇了,谢天也不敢牵累三婶再入江湖。可你不该挡我,忍让逃避不是落花宫弟子的本色!”
谢天苦笑道:“三婶,非是谢天藏私,委实这《落花诀》修炼起来太凶险,若是已找到《落花残卷》,您就是不说,我也愿跟您切磋,现在万万不成。”
谢天苦笑着:“我当爹要带我来什么好地方呢,转了半天,终归还是在敖家。”
谢天苦笑着摇头,“我谁都不怪,爹,怨只怨自己命不好。为什么他们看我跟看子书子轩他们不一样,为什么老拿我当外人?为什么不让我上风满楼?为什么一有祸就让我顶!”敖少秋默默注视着儿子。谢天嘴唇颤抖着,眼圈又红了,“爹,我是恨这个家!我还记得小时候爷爷说我是个野种。他从来就没把我当亲孙子看!”
谢天冷冷地道:“那个家,我永远都不想再回去!”转身大步朝山上攀去。敖少秋顿时语结。从小,这孩子就犟性,爱认死理,这他比谁都清楚。
谢天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转身就走,沈芸忙问:“你要去哪?”谢天冷笑了声,“三婶,以后我的事,便不劳心你管了!”
谢天冷冷地看着她,反问:“大哥怎么说?”
谢天冷笑着:“大伯,谢天要干的事怎一个偷字了得?你也太小看我了。”
谢天冷笑着:“你们不必担心,那孔一白根本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谢天愣了一下,点点头。没错,这正是他和方文镜此次回来的目的,可以说,那是事关两条性命的一件事,他们已不得不回来。
谢天愣住了,“子轩来找我了?可我没见到他啊!”
谢天脸上的肌肉抽搐着,看上去很是狰狞,恶声恶气地问:“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