厂里吵得很响,是王姐和吕红,阿拉他们快步回

《沁园春》云: ·Angel· 叆 叇 八 八:感情的慰藉 八:另一种

《沁园春》云:
·Angel·
叆 叇

八:感情的慰藉
八:另一种想法
爸妈,文革的苦难。你们过来了,我坚信,你们能走出这小小困境。也许,这是一插灾难,但“祸兮,福之倚”,对我,这是一个机会,我不愿这么平淡的过一生,即使上了大学,我也终是报着一丝遗憾地生活,若再同报上那些人们不能为国家做贡献,碌碌地生活又有什么用?我希望自己能接受生活的磨难与洗礼,并以此为资本,来塑造一个完美、充实、真正的我。
柏敏的母亲穿了很长的裙子,拖一双木屐,她有着洁白的牙齿和乌黑浓密的头发,白净的脸上现着几条细细的皱纹,她年青的时候是美丽的,她热情而隆重地招待了阿拉。柏敏的父亲,这位曾读过两年中学的南国农民,对阿拉极为满意,他会细心地听阿拉那夹着普通话的广东话,偶尔“嗬嗬”一笑:他仔细地看着这未来的女婿,那俊美的脸儿、整洁的上衣:漂亮的领结,他会拿开嘴边的水烟袋,用富有南国情调的话语说起往事,说起那文革时串连。阿拉则说起五八年跃进,说起三年灾害时的饥饿,他惊讶于阿拉对这些发生在他出生以前的事情的了解,中央每个政策,地方上每个对策,中央每次会议,地方上每支口号,阿拉都了如指掌。最终,他给这未来的女婿下了个结论:“孩子博学多才,难得啊,错不了的,阿惠(柏敏小名)好眼力哪!”
柏敏父亲却又问:“新加坡人口人烟稀少吗?”
柏敏家乡背靠鼎湖山,面对一条河,是个山清水秀的南国小村,竹的屋、客家人的歌、蓊郁的榕树、秋风吹起的蘑菇,这些对阿拉都有极大的吸引力。多姿多彩的客家风情是这里的一胜。阿拉每一次听到有人成亲,都要拉上柏敏去看,他喜欢顺着榕树的根须爬上树,折些树枝采插在饭甑里祷告神,他也喜欢和几个孩子玩热火朝天的游戏,有时会静下来跟他们一字一词地说话。
柏敏——客家人,阿拉的女友。
柏敏没有问下去,她很满足于现在,不愿再惹出一些事。
柏敏是高兴的,每天早上赖在床上不起,等着阿拉过去叫她,她倚在阿拉怀里撒娇,从阿拉眼神里看得出,他已完全被她征服了,这单独拥有阿拉的数天日,她常常得意地笑出声来,毕竟她胜过了有学问的邓萍和富于心计的王姐阿秀。
柏敏问:“阿声,你们去哪里了?
柏敏正在低着头跑车,已经听见他的声音,她的手指剧烈地震动了一下,想是让机针扎了。
悲欢离合几多,又何曾留意我,素纱玉体轻裹?
本书来自www.abada.cn免费txt小说下载站
便是我生活的整个世界。
便有许多人笑了。
不,她曾说过,她鄙视那些高分低倘的命运的宠儿,那是因为自己考了成人大学?不,诵知来时,-她比自己还要高兴。那么,一定是她爱上了阿声。
不敢触一下,
不需当日忘我言。
不知不觉,一个上午便过去了,邓萍要回去的,阿拉叫辆的土,送邓萍到了车站,看到她上了车:忽然说:“我要去见酸枣。” ,
不知何时,海上起了风,船开始颠簸。阿拉小时未坐过船,经不起摇晃,再加上他昨天刚浸过酒精的身体尚未复原,晚上也没吃多少东西,这时,不由得感到头晕得厉害。王姐扶他到床上躺下,仍旧头晕,后来呕了起来。王姐慌了,忙叫船上的医生过来,给阿拉打了针,才渐渐止了呕。他的脸白得吓人,王姐抱着他,直哭。
不知什么原因,今天Ala和利玛上学竟是迟到了,第一堂课偏偏是最严厉的宋先生的课。他这人最讨厌别人听他的课晚到,而且他对自已喜欢的学生尤其严厉。Ala恰恰是他喜欢的学生之一。后面跟了腆着大肚子的利玛,不由得令宋先生想起了传言。他用心痛的调子说:“Al,我真没想到你现在才来,这……太令我失望了。”
布料不足!
残阳道别,孤独难挨,春阁难尽缠绵,不耐少年孤独寂。呼一声美人,唤一声美人。
沧海三江水未干,巫山一段云连绵。
曾记得,少女娉婷昔年,娇羞美研。
曾经,
曾经粉脂臂,苍老不敢看。
常记青春曾少年,
厂参观。”
厂里吵得很响,是王姐和吕红,阿拉他们快步回去,远远便听见王姐说,“你给阿声吃了什么毒药,你想害死他不成?”
怅怅地,
车到歌厅,阿拉先在门口买了一幅黑镜。他怕舞厅里忽然停一下,使得他极不舒服。
车回到学校,慕容走了下来,忽然又记起—事。“等一下。”她喊,跑回宿舍,拿一本笔记来,“阿拉,这是我的散文篇和《狂澜》的提纲,送给你。”阿拉把剩下的港币放在她手里,她愉快地接受了。
车进厂里,楼上楼下灯火通明,在准备为阿拉过生日,吕红还特意嘱咐了放一下午假(只要阿拉在,她的权力就特别大)。大家又准备节目,一来,年底了,过一次联欢,二来,可在上司面前表现一下自己。
车转了一圈。
沉默里,
陈先生便在二楼。
陈先生——陈兴之,香港人。阿拉的老板,慧眼识人才。
陈先生脸上现出一股阴气。第一步就失败了,这是他二十年来未有过的事情。他向电话里说:“以后再说吧,不要逼他。”
陈先生笑问:“你怎么评价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