脑里一个声音响了一下,直震得她

阿声哥,别再吃,好吗?”王小燕盯着阿拉,满眼热情。 “阿声送的。”王姐

阿声哥,别再吃,好吗?”王小燕盯着阿拉,满眼热情。
“阿声送的。”王姐很甜地回答,这项链花去了她和阿拉所有的积蓄。
“阿声一夜没睡,你是不是给他吃了兴奋剂?”
“阿水在里面。”阿拉脸上肌肉扭曲了,从怀里摸了一张照片,光秃秃的头,黧黑的皮肤,一口小白牙,两个小虎牙特别好看。
“阿四也来。”阿桂吩咐。阿四也跟了过来。
“啊!”两个女人惨然叫了一声。
“啊!”吕红吓得脸色惨白。
“啊!”她惊喜地发出一声,站了起来,一年的孤单:一年的思念,又能用什么言语?她哭了起来,伏在他的肩上,任泪水无止地落下。
“啊,那时阿声只属于我的。”她在想,可是为什么就没了呢?而且正应了她的话“恐怕人家阿声哥早就看上你了”。
“啊,真的,她是他初恋的浪漫,那么我就是他平静我港湾。”她说。又向后翻过几页,“上帝赐给我一个王姐,可为什么不给我一个盛放她的爱的感情的口袋?”王姐合上了日记:
“啊。他就是!他……”邓萍自语几句转身跑了。
“哎哟I”那个女孩大叫,似乎艘阿拉捏了把。
“唉,阿拉哥也怪可怜的,他爱柏敏姐,可他却和王姐订了婚。他一点也不喜欢王姐。”田芬皱着眉头说,忽然又一笑,
“唉,哪个姐妹不喜欢他?可最终拥有他的却只有一个,你,我,或者她……”
“唉呀,大陆人可坏的,他是玩你的。”利齐警告玛丽说。
“嗳,阿建呀,快叫姐夫。”王姐母亲说。;又对阿拉说:“这是阿秀她二姨家的孩子,他在城里当厨师。”。
“安分些!”他说着又拿起笔,可小狗一刻也不安宁,又去用它湿润的热乎乎,毛茸茸的小嘴触阿拉的脚心。阿拉痒不过,“哈哈”笑了起来。这小狗让阿水宠坏了,阿拉也舍不得打它,皱着眉,大叫阿水。
“柏敏!”阿拉叹息地自语。
“柏敏是我心灵的慰藉、精神的寄托。与柏敏呆在一起是温馨的,我可以悠闲地吹起口哨,踱着步子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,惆怅与伤徨化为一朵淡淡的云浮在头顶,无聊耐不住寂寞……”阿拉在日记里写道。
“办法倒有,就是我们去找他,可世界这么大,谁知道他去了哪国。”她叹了口气,“人家都说阿秀像我,可我总觉得她像她爸,肤色,头发,身材也高。性格人品,她十足像他任性,自以为是,急躁,外露,面皮薄……都是他的翻版……”
“不!”脑里一个声音响了一下,直震得她差点跳了起来。忽然记起了那次……
“不!我对不起你!”筱翠泪如雨下,举枪击碎了窗玻璃,纵身跳了飞机。
“不,阿拉你还有你希望。”
“不,决不也永不,这事我考虑了很久,女人总有那么回事,我应庆幸,自己把最宝贵的给了心爱的人,即使我不能嫁给他,可当我回想起那一段时光,也是幸福的,相反,倘若嫁一个迂腐的人,把身子无私地给了他,一生也不会快乐的,是吗?”
“不,他从来没有,不过,我是爱他的。”王姐用手捂起脸,沉浸在痛苦中……
“不,他很关心你,他问了我很多你的事。”
“不,我是说,你会为自己抛弃前程而后悔。”邓萍仍苦苦地说。
“不吃不喝。只是哭。”
“不管用,这真拗。”
“操!”阿拉弹了起来,狠重地一耳光落在她的脸上:“上帝给你造就这么个窟窿,就是让男人干,男人操!”
“哧”的一声,阿拉拉开了吕红连衣裙上的拉链,“啪”的一声,吕红在倒下的同时关掉了灯……
“从现在起,我的一切由你说了算。”她边说边把阿拉带到浴室,帮他脱衣服,“淋浴还是池浴?”
“大姨,你又在絮絮叨叨,没见面前是谁?”一个身材魁梧,大手大脚的孩子过来了
“当然了。”阿声苦苦一笑,仿佛要哭。
“当然允许,但我们是要讲信义的,对自己做的事要负责。”阿拉仰头看了看,把玛丽紧紧搂住了。
“当然知道,我这里有港元。”阿拉从兜里掏出八千港元,放在桌上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