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本是由女人创造,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

:犭人 十四:女孩们 十五:Hong Kong, my Lizzy 十

:犭人
十四:女孩们
十五:Hong Kong, my Lizzy
十五:情欲
十五:圆梦路
十五岁时,她杀了一个头戴大盖帽,身穿米黄制服的港英警察。很简单,她敲了敲他的门,他过来开门,她一刀子把他捅死了。
十一,回家
十一:柏敏
十一:绿珠淫威
十一:女人的疯狂
十月一前后,二伟来探望他,告诉他阿拉丢了,他很是惊讶,担心得要死,闷了一天,做工时椎说头晕,回了宿舍,同宿舍的“混世魔王”阿相正同两个他不认识的人谋划一个行动:杀人越狱。他们讲的是仙游话,见阿水进来。瞟了一眼,爱理不理的,谅这连广东白话都听不懂的只会客家小“烂仔”掀不起什么大浪头。
时间淡淡地滑进了四月。
时间飞快,转眼,阿拉回深圳已有一个多月。王先生几次打电话来催他起程,阿拉却犹豫不决,后来王先生派了他的得力秘书弗朗来专程接阿拉,厂里一时纷纷扬杨,慕容、邓萍、邝妹则推开眼前一切事宜,整日陪着阿拉开心,帮他复习功课。阿拉更是舍不得离开,弗朗再三催,阿拉又决定亲自去见阿水,那个可怜的、孤苦伶俐的孩子,他的兄弟。
时间恍恍惚惚滑过了一天,泪水冲不垮心坎。再踏上飞机,新加坡招手在即了……
时间容不得他多想,下课铃声撕裂这一沉闷的气氛。张老师站起身来“放学回家后,跟家长商量一下,好,放学。表后天早上交上。”
时间已是八点多,黑暗掩饰了她的脸红。
时值年底,靠着赤道的新加坡仍旧是热,也没有风,叶子悄悄动着,似乎热得受不了,要自个儿扇扇,那个又恢复用汉字名的Ala正闷在屋里,手里拿一杯热茶,满头是汗,却不时把茶放到嘴边试一下,每次都被烫得吸凉气。他正苦苦思索着为汉字改头换面。“既表音,又表意,还要容易输入电脑。”嘴里咕哝半天。他忽然拍着头大悟似地喊一声“有了”,一抬头,见慕容正站在面前。
时钟就要响了,恰十二下,二十一世纪即将到了,Ala,你知道你担负的世纪之交的责任吗?
时钟敲响了,十二下。
实现共产主义并不完全抛弃资本主义。
世间的风就是这样地冷,除了有情让人心痛,便是无情让人心冷。这一对生死的兄弟就这样匆匆一见而别了。抱头痛哭,千千万万化为泪水洒落,伤心离别,万万千千化为血水流净。那份兄弟情义却一日日地炽炙得心都要为炸裂,又如何消失得?它使我们的Ala和我们的阿水活在一份诚挚的眷恋里,然而这对兄弟又是如何承受郡相隔的苦痛呢?他们毕竟是伟人,一个是伟大的苦难承受者,一个是世纪的骄子,他们把痛苦埋于心,用苦痛塑造更为真挚的爱,这就是伟大;这就是人,一个愿为他的哥哥坐牢十五年,用他当时光热甚微的躯体换得他的哥哥的时间来创造巨大的财富,一个接受弟弟的奉献,利用他所获得的来之不易的时间来山人类做一份卓越的贡献,人生又要怎样度过呢?就是这样,为人类做出贡献,不管你是有意识还是无意中,也不管人类是不是承认你奉献的价值,你的人生就不算虚度。我们爱我们的Ala,是因为他的成就,他的贡献。倘若他只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或者一个玩弄女性的人,我们不会爱他,而现在爱他,为他的成就,我们原谅了他的罪恶,我们从心底爱他。也许你会说爱他的美貌,可你为何不去那比他更美的犭人 ?许多的东西我们爱是因为价值,但那绝 不是对人的爱,我们爱Ala,是人对人的爱,他的价值在于贡献。可他为什么能够贡献?因为他有充分而必要的条件——时间、才智和金钱,他的时间又是阿水赐予的,赐与他宝贵的青春十五年,如此,我们又怎能不爱我们亲爱的阿水?爱他吧,爱他那颗心,耶颗真诚的心。
世界本是由女人创造,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女人依附男人而生存。慕容、邓萍、邝妹是女人中的强者,每人都足以叱咤—方、独挡一面,然而在无限魄力的阿拉面前皆光辉内敛,并奇迹般地在阿拉的发号施令下协力合作,在南海滩的锦缎上共同渲染—片辉煌——‘鸿达”。
世上的事就这么奇怪,人分男女,厕所也分成两个,这一字之差便把Ala挡在了外面。但是Ala又恰恰是这种人,他一路跑着去把索那的小狼狗牵了来。
似乎麻木了,更似乎所谓的成熟——用心盛下了所有的烦恼,又隐约呈现在陌生的目光里,呈现在紧缩的眉宇间。
似乎这东西更来劲,它们什么也下顾忌,只是一泄情欲,Ala感谢利玛的同时,恣意与几只犭人 游戏。把深圳、济南、家乡早抛在了脑后,有几个晚上,他甚至夜不归宿,只与犭人 呆在一起。王先生一直看重他,不好深问。
是啊,进了厂里,他一眼便认出了女儿。虽然他以前见过的女儿是白嫩通红的小娃娃,可今天他毫不犹豫地认出了她。固为女儿像母亲,太像了,亭亭玉立的身材,顾盼流光的杏眼,还有耳后那颗红色的美人痣,都是女儿的印记,女儿铭刻在他心上的印记。
是啊,他正同他漂亮的女人亲热,我跑去搅什么?也许明天。阿拉将让她滚出那本属于他们俩的家,而女主人将换成是柏敏,或者那个女孩,而她只能滚出去。
是王小燕走了进来:“呀!阿声哥你在干什么?”
是一首诗,带有模仿的痕迹。
收到她的第一封信是我来Singpore两个月之后。可以可以看出,她很累,也哭过多次,她想父母亲人,想那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内蒙古。更加惊讶的是她这样一句话,“现实,这样残酷;人,如此无情。魔鬼的咒语——‘忧胜劣汰’几乎将我逼入绝境。”
手快的安好“昨嚓”一下拍下了这难忘的—幕。”阿拉想:
首先是克林顿访华。Ala不相信美国的诚意,说美国是放屁拉臊的家伙,还不定有什么大事发生。
书是根据他日记写成的,他在 ’90年离家,’95年离开祖国去新加坡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